媒體報道

湖北日報:人福,逆勢中創新起飛

發佈時間:2013-07-28 瀏覽:60  字体显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
          人福:逆势中创新起飞
本報報道組
   湖北日報訊 有人說,製藥企業不創新慢慢死,一創新就快速死。
   尷尬不容迴避:湖北七成製藥企業賣原料藥,不少原料藥產量冠絕全球,利潤卻少得可憐;醫藥創新,高風險、高投入又讓人望而卻步。
    人福医药集团不服输。
    为创新,宁坐八年冷板凳,咬定“华山一条路”,终成湖北制药行业老大。
   一年申報3個國家一類新藥,囊括生物醫藥、化藥和中藥全門類,這在全國同行中,實屬罕見;在實體經濟下行的壓力下,人福以銷售額和產品利潤率每年30%左右的增速引人關注。
   憑什麼打動頂級醫科院,憑什麼吸引頂尖專家
   3月,人福傳出喜訊:國家一類新藥基因藥物重組質粒-肝細胞生長因子注射液、重組腺病毒-肝細胞生長因子項目,獲准進行Ⅱ期臨牀試驗,有望3至5年內上市。“一款新药成功研发上市,难于制造一架飞机。”強生首席科學官、全球製藥集團主席PaulStoffels感嘆。
    两款新药的背后,活跃着一个身影——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,國內最頂級的新藥研發機構。
   時間追溯到三年前,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透露出合作研發的意向。
    一时间,国内同行闻风而动。
    因为有过跟企业不愉快的合作经历,“爱惜羽毛”的军医科院在选择新合作对象时,慎之又慎。
   爲談合作,省內多家研發機構和高校多次赴京,軍醫科院不爲所動。
   人福出面後,轉機意外出現。2011年7月,軍科光谷創新藥物研發中心成立,定位爲創新藥物研發及產業化平臺;軍醫科院前院長吳祖澤院士欣然出任人福醫藥集團首席科學家。
    众多对象中,军医科院为何牵手人福?
   同年底,人福董事長王學海和總裁李傑出現在紐約街頭一間咖啡館,同座的,是製藥巨頭輝瑞的全球研發La Jolla中心許勇博士。“只聊了半小時,但足夠我作出這個人生的重要決定。”許勇接受記者採訪時,正坐在位於武漢光谷的辦公室裏,身份已是人福研究院常務副院長。不僅自己來了,他還介紹了十幾位海歸精英,加盟人福。
   輝瑞是全球藥企的NO.1,是什麼讓許勇放棄了17萬美金的年薪?
   軍醫科院專家和許勇都坦言,在衆多供選擇的合作對象中,人福並非最優秀的,他們看中的是人福的創新精神和可期的未來。“有的藥企拿項目圈錢,忽悠人,人福一門心思創新實幹。”軍醫科院介紹,該院以技術入股方式,與人福醫藥集團聯合成立光穀人福生物醫藥有限公司,共同推動11個在研項目合作,目前已有8個一類新藥進入臨牀或申報階段,前景喜人。“人福惜才爱才,做研发要钱给钱,要人给人。”許勇說,只要選準項目,人福在投入上從不打折扣。
   醫藥研發週期長,人福爲獎勵核心研發人員,採用重要節點獎勵方式,獎勵金額從幾萬到100萬元不等,新藥上市後,則每年拿該藥銷售收入的10%獎勵研發人員。
   鼓勵研發,模式靈活,科研人員的積極性、創造性被極大激發。
八年冷板凳,換回彎道超越
   一個現象耐人尋味: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中,營業收入前100強沒有一家製藥企業;但同一榜單上,全球最賺錢50強企業中,製藥企業佔據4席。
   製藥行業的高額利潤,着實讓其他行業豔羨。但王學海深知,並非所有的企業都能賺錢,唯有創新,纔有利潤。
   新藥研發從實驗室到臨牀再到投產,平均週期12年左右,其間需要企業持續投入,研發費用少則千萬元,多則數以億元計。
   2001年,人福銷售額首次破億元,省內絕大部分製藥企業滿足於賣原料藥時,人福已有製劑產品,還需要創新?
    是保眼下生存,还是谋长远发展?
    一旦研发新药失败,风险谁担?
   面對擔心和質疑,面對股東的壓力,人福高層堅持把企業內其他行當賺的錢都投入到新藥研發中。“最艰难的阶段是2001年到2008年。”王學海回憶說,連續八年,人福投入十幾億元持續創新,沒出任何成果。
   苦盡甘來。2009年,人福迎來漫長研發的收穫期:在麻醉製劑、生育調節制劑等核心產品上取得突破性進展,當年公司銷售額突破13億元,首次入圍中國醫藥企業百強。
    至此,创新路上的人福,更加坚定。
   利用資金和產業化優勢,人福主動將自己打造成產業孵化器,先後與美國匹茲堡大學、中國軍醫科院等國內外20多個著名科研院所建立產學研合作關係。
   創新的強大驅動力,令人驚訝。以年均2個新藥面市的速度,人福在全國製藥行業中彎道超越。
    本月24日,“2012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”評選結果揭曉,人福位列第36名,比2011年前進了10位。銷售收入由2009年的13億元增至去年的53億元,預計今年突破70億元。
對外控股美國藥企,對內整合擴張
    一个变更耐人寻味:3月,“武汉人福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”正式更名为“人福医药集团股份公司”。
    去掉代表地域的“武汉”二字,昭示人福的国际化决心。
   4月,人福非洲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工廠建設項目奠基儀式在非洲馬裏舉行。建成後,這將是西非第一家現代化藥廠,也是中國在非洲的第一家製藥企業。
    这是人福国际化战略最新动作。
    5年前,人福已将视野投向美国。
   在製藥領域,佔領美國市場等於拿到全球通行證。改革開放30多年,漫步在美國大街上,幾乎所有產品都能找到“made in china”,唯独药品罕见。
   從制高點突圍,人福進軍美國市場。看中美國英士柏公司成熟的銷售渠道以及擁有FDA認證資質,2008年底,人福與其共同出資成立美國普克公司。3年後,人福向美國普克增資1508.7萬美元,從而控股77%。
    为尽快打开欧美市场,人福建立了“两头在外”的外拓模式。即,研發和市場在國外,國內只負責生產。
   負責研發和市場的美國普克公司,已獲得了近20個FDA藥證,還有20多個正在審批階段,市場覆蓋美國40多個州。
   負責生產的普克武漢生產基地,嚴格按照美國FDA標準與國際接軌。該項目一期工程設計產能15億粒軟膠囊,已通過美國權威質量體系驗證機構UL-STR的認證,成爲中國第一家cGMP軟膠囊生產廠家,目前已有5000萬粒非處方藥軟膠囊進入美國市場。
    “持续的研发投入,再加上国际化过程中交的‘学费’,目前公司尚未盈利。”見到人福普克藥業(武漢)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彭俊時,他留的長鬍須格外顯眼。
   蓄鬚明志。他立誓,人福普克一天不實現海外處方製劑藥的突破,他就一天不剃鬍須。
    “你的胡子,不会蓄到落地那么长吧?”王学海的玩笑中寄予厚望。
    对外,走出去;对内,加快重组并购。
   上世紀90年代末,眼看哈藥、上藥、雲南白藥通過整合併購不斷做大規模,人福找到相關領導,提出將人福和省內幾家知名藥企進行整合。不料遭到拒絕:“你自己块头这么小,怎么整合别人?”
   機遇錯過了,戰略從未放棄。通過對宜昌藥業、武漢中原瑞德、北京巴瑞等一系列企業的重組併購,人福已整合10多家醫藥生產企業和多家醫藥商業企業,僅今年就涉及5個併購項目。
    在整合并购中,人福实力不断积累、壮大。
   眼下,人福旗下的麻醉藥市場佔有率全國第一、計劃生育藥全國第二、維吾爾族藥全國第一。“隨着人們健康意識的增加,製藥產業還有很大成長空間。”王學海說。在集團的規劃裏,2015年人福銷售規模將超過100億元,力爭進入全國藥企十強。
   (報道組成員:記者 胡漢昌 周芳 甘勇 張茜)
    期待创新之光
    谁将引领未来?
    谁能力攀科技高峰?
   高投入、高風險,雙高制約;人才瓶頸、融資瓶頸,難關難過。
    创新的不确定性,让企业普遍存在“创新恐惧症”,对开发新技术望而生畏。
    几多艰辛,几多坎坷,人福矢志不渝。
   少不了那一份堅持。八年冷板凳,守得雲開見月明。
    少不了那一份智慧。善借“外力”、“外脑”,搭建創新人才平臺;市場風雲變幻,捕捉細分需求,明晰研發方向。
   少不了那一份膽略。進軍國際市場制高點,合資合作,有勇有謀。
   破解創新動力不足,需要企業的開創精神,需要社會崇企敬商、寬容失敗的文化氛圍,需要政府完善促進自主創新的系列政策。
    创新驱动,“湖北制造”将迈向“湖北创造”。
http://hbrb.cnhubei.com/HTML/hbrb/20130726/hbrb2105992.html